瓊海中原鎮有一處文化美景,有蓮塘,有規模龐大的華僑大宅

瓊海中原鎮的蓮塘村是遠近聞名的中國傳統村落,村中有一處廣闊的蓮塘,一派絢麗的田園風光。蓮塘畔旁近百年歷史的華僑建筑王業珍故居更是風姿卓絕,蔚為壯觀。王家大院有著瓊海青磚文化的特色,又帶著濃郁的南洋風情,至今仍不斷散發著迷人的魅力,吸引著愛好鄉土文化的游人前往尋微探幽。

博鰲火車站距中原鎮墟不遠

 

蓮塘岸邊,人間煙火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我們自海口市沿東線高速公路驅車南下直奔瓊海市中原鎮。中原鎮,曾經是樂會縣城的所在地,素有“瓊海南部商埠”、“華僑之鄉”之稱。在博鰲火車站接上三亞來的攝影師,中午我們在小鎮上吃了頓便飯便繼續啟程向蓮塘村出發。

 

中原鎮墟上最引人注目的是藤蘿雨樹。街道兩旁300多棵藤蘿雨樹樹干披著一件毛茸茸的綠衣,郁郁蔥蔥,樹冠如蓋,把中原的街道納入一片陰涼之中。

 

沿著223國道一直往東開去,轉進鄉道,公路兩旁盡是檳榔樹,林木繁茂,莽莽蒼蒼。待入了蓮塘村,花木夾道,綠樹環抱,青磚瓦房掩映在一片濃綠疊翠之中。2016年,蓮塘村和博鰲鎮的留客村,入選住建部中國傳統村落名錄,這也是瓊海市首次有村落入選。

 

進入村里,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池塘,碧水如玉,荷葉青青,它長200米,寬約40米,宛如葵扇形狀。池塘邊上有一座兩層高的閣樓式建筑,門口豎著一石碑,刻著“海南省文物保護單位——王家大院”。抬頭一看,大門緊閉,爬山虎已悄悄攀上了院墻和騎樓的窗戶。門前栽有幾株檳榔及整齊的花木,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座宅院仍有人在打理。

 

沿著大宅高達4米多高的外墻繞行一周,它的氣勢立刻顯現出來了。外墻窗戶極少,偏門有三四個,連巷道小徑都鋪上了嚴嚴實實的小青磚,可以領略出主人當年在建造方面的用心。

 

看宅老人正在午休。我便在池塘邊隨便走走。這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夏日午后,池塘邊卻是涼風習習。村里綠樹成蔭的環境,村前荷池蛙鳴,讓人在心曠神怡之時完全忘卻了遠途的勞累。

 

一座優雅的廊橋連通著池塘的兩岸,水中有一座用實木搭建而成的六角亭子,有曲折婉轉的木棧道相連通,處處散發著濃濃的古典風情。一群白色的鴨子在橋底下草叢間從容覓食,另有一群則在池塘里緩緩地游弋。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池塘里有大片大片的荷花,蓮塘的村名因此由來。小橋流水,芳草萋萋,村落寧靜安謐,光陰溫情地覆蓋每個角落。蓮塘岸邊就是參差的民居,處處是人間煙火的味道。

 

大宅小院,別致風情

終于等來了小門的打開,看宅人王禮致熱情的接待了我們。作為房主的親戚,王禮致從1980年代中期就受托守護著這座華僑大宅。他把院子管理得井然有序,且喜于栽花種草。花紅柳綠間,處處呈現勃勃生機。

在浙江出生的王禮致

 

據王禮致介紹,大宅主人王業珍20世紀初飄洋過海到馬來西亞謀生,先是在橡膠園打工,后來在馬六甲等地開設了“錦和信局”,經營錢莊匯兌的業務。發達后,王業珍便寄錢回鄉建造豪宅祖屋。

 

因海外交通的不便,大宅光備料便用了整整三年時間。木材、鋼筋、水泥等都是從海外運回,青磚和瓦片則是本地燒制的。原計劃在旁邊再建一幢,由于日本侵瓊而告吹。

 

大屋的外墻是青灰色小方磚,大屋里面墻也是由同樣的方磚砌成,青瓦覆蓋屋頂,近百年的歷史,青磚黛瓦已經把老宅渲染出一份淡雅溫和的古韻。二樓環狀連廊陽臺,視野開闊的優雅露臺,鑲嵌翡翠琉璃瓶的欄桿,綠琉璃花窗的廣泛運用,印痕猶新的地磚,庭院露臺之間,則彌漫著一股南洋特有的慵懶風情。

 

作為大院頭門的西式閣樓,對著廳堂大門,樓閣下是一道屏風。屏風上的雕花很簡單,板木上方是圓木小窗,透過小窗古宅大院和第一進房屋就顯現在眼前。這道屏風除了起到遮擋視線、保護內院私密的作用,還可以在貴客臨門時,當成中門一樣打開以示隆重。

 

大門左邊是一道高高的院墻,靠西的墻下邊砌著三個花壇。花壇內長著各種綠植,綠意盎然,有一株三角梅就像一顆大型盆栽,傲嬌的站在墻邊。蒼勁的藤蔓爬過墻角,長出的紅色花朵。磚縫里伸出的叢叢綠草,似水流年匆匆而過,感覺每一片苔蘚都寫滿詩意。一只白貓懶洋洋在院子里走來走去。

 

進門后右手邊則是偏房和雜物間。偏房上面原來還有三間房屋,用來居住和做書房用。二樓的橫廊邊設有圍欄,圍欄之上鑲翡翠綠的琉璃瓶。圍欄之上原早還有三個美麗的拱廊,它們卻在1973年遭遇大臺風被摧毀了,不復存在。這也是這座華僑大宅建成近九十年來所遭受到的最大損失。

 

雕欄玉砌,春水東流

寂寞梧桐,庭院深深,每一座古宅都是一部大書。王家大院由門房,偏房、三幢正屋組成,一共有30多個房間,占地面積980平方米。大院的主體建筑是一列三堂縱進布局的磚木瓦房,分別稱為前堂、中堂、后堂。

 

它們均衡地排布在一條直線上,廳內前后門正對,一望到底,由于財力雄厚,它們比當地普通民居要高出許多。王業珍生了三個兒子,每一人一進房子,幼子分得前堂一進,后堂則歸屬長子。

 

前堂是平時接待客人和宴請朋友的禮儀場所,因此主人在這里花費了不少的功夫,廳里懸掛著字畫作品,椅子等一應俱全。相對于屋檐下三個富有南洋特色的拱券,與門樓正對的第一進正屋正廳之上女兒墻的三個圍欄呈現出波浪狀起伏的優美,格外顯眼。

 

每座圍欄正中央設一個大圓孔,墻頭上還裝飾褶皺,四周是色樣優美的灰塑作品,讓整個前廳顯得莊重而神秘,整體有種南洋宮殿的風范,給人雕欄玉砌應猶在的詩意。在樓頂走道上便能近距離觀賞到老宅山墻頂沿上一溜精致的灰塑雕花,如配上鮮艷的顏色,如為老宅鑲上一道精致的花邊。

 

中堂與前后大屋相通,光線通透,不論是向上看還是往下回首,目光都能一覽無遺貫穿全局。墻上掛著主人一家幾代的照片,黑白照透出濃濃的時代氣息。后堂是大院最主要的部分,這里不僅是祭祀祖宗神靈的場所,也是長輩或主人居住的地方。

 

在神龕下,房屋主人的畫像高掛其中,神龕前面擺放八仙桌,左右兩側擺設太師椅和羅漢床,這些桌椅和床都雕刻上象征吉祥如意內容的圖案。這些床、椅都是當年房屋建好時搬進來的家具,選用木材大部分是酸枝木類的硬木,蟲子都咬不進去。現在都還可以用,沒有一件是壞了的。

 

橫屋與堂廳之間留著窄小通道,僅一人容身而過,這條窄狹的通道是專供家中女眷及傭人行走。由此看來,雖然房屋主人雖有著海外的生活經歷,但舊時代“男尊女卑”的思想還是在他建造的宅院中暴露無遺。

 

挨著堂屋的左側是兩個小屋子,靠院墻的為廚房,另一個為雜房,雜房放糧食或工具等。后堂的后墻高高豎起,整個老宅成一個封閉式的庭院。

 

天井的東邊有青磚砌成的樓梯,我由此登上橫屋的二層回廊,從高處一覽前后優美景致,前面便是寬闊的池塘,身后則是青磚灰瓦,透出古樸無華的詩意。深藏在寧靜鄉間的大宅,雖然曾經有過輝煌,但也不可避免地在歲月更迭中漸漸地老去,只留給人們無限的遐思。

贊 (1) 打賞

評論 0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作者唄~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百万红包天天送app下载